發新話題
打印

我和我同學的一次換妻(老婆與朋友妻)

我和我同學的一次換妻(老婆與朋友妻)

我家在上海,我和我妻子都是大學的同學,今年30歲,畢業以後就留在了上海。, g2 u4 [7 S4 Y( Z! |1 V0 p
我妻子是在一家大公司堸粥]務主管的,她身高165厘米,生孩子並沒有影響她的自然身材,和結婚前相比,只是稍微胖了些,49公斤。, p/ W  [3 u/ S" U: K8 g
妻子長得絕對算不上漂亮,但卻非常端正,臉不大,皮膚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。9 `. j- L$ y8 c, ~7 }2 C
  婚後的生活,應該是非常平淡的。
2 W: F5 W0 w9 h4 u在大學堙A妻子曾經有許多追求者,主要是她的舞蹈跳得非常不錯。
/ [% [- K1 G- R結婚以後的那些日子堙A妻子好像沒再和曾經追求過她的人有什麼更多的來往。
# k: R/ G+ {9 R5 j9 i  以前,妻子的性欲是非常旺盛的,但自有了孩子以後,每回做愛,她好像總是顯得十分被動,只是在經期的前兩天才主動有這方面的需求。
6 H3 n7 E( R7 R% E8 P- v我以為,也許大多數的家庭都是像我們這樣普通的過著。7 L* p  F; b- v' o
  但是,大概是在二年前夏天的一個晚上,都已經是10:50了,妻子還沒回家,我忍不住打了一個電話。
& U; d  H5 C2 ]& I3 @- B妻子過了好長的時間才接通,我在電話堸搕F許多,妻子說有人醉了,忙完後馬上回家。, z# c7 a* w, e' P) n2 z2 c& G
  快12點時,妻子應酬完回家以後,我發覺妻子顯得異常興奮,臉紅紅的。
7 j/ D& `8 W- C3 U1 u. H) O這時,我已經躺在床上了,看著妻子興奮的眼神,我不由的問了一下:「今天怎麼了?吃錯藥了?」/ P# l6 D* V5 `% q, ^1 K/ g
妻子只是笑笑,沒理我。
9 h, V9 i$ c1 b2 u等她洗完澡了以後,再度回到房間堮氶A只是簡單的對我說了句:「別神經病,我不是和原來一樣嘛!」5 R* \$ I; i5 r4 T7 q! @. W- |
妻子躺在我身邊,我自然的摟抱過去時,好像覺得今天妻子並沒有拒絕我的意思「輕點,別急!」妻子說道。
" Q9 b$ H$ D) y" E  [, x, F0 q但我明顯可以感到妻子的下面已經濕潤了,可在平時,我得化許多時間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。
& y( l& q3 s3 B6 a: _" n「今天是怎麼了?」我插入妻子以後,輕輕的問道。$ f( B& I( J! w
妻子一聲不吭,只是把腿張得更開了些。3 ~& [, V7 j) M1 A2 {0 V2 ?! ~
沒多會,妻子的臉色發白,便有了高潮。1 N1 Q' G6 T9 _( Y: N4 R, x
  在中間休息的時候,我問妻子:「今天你一定有事,是不是遇到過去的追求者了?」
, P9 J$ ?5 {& d- U1 u. L「沒的事!」妻子堅定的說道。
# F+ t7 M# C: ]' S「那為什麼今天你顯得那麼的興奮?」我又問道,妻子仍然不吭。$ N3 g' E. D8 n1 Q
又過了會,妻子在我身上輕輕的說:「你真想知道?」
8 `0 i0 U* e) G4 h+ K. |「是啊!」我回答。
1 `0 i; N3 ~' g/ a7 E, `, F' x「我告訴你,但你不能生氣的。」妻子說道。7 O! I4 U9 u5 ^( \1 X! C/ ?
其實,妻子一說,我心奡N已經緊張了,擔心晚上在妻子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  ?8 W$ j& A3 s4 g6 B3 t可盡管如此,我仍然裝作漫不經心的答道:「我們都老夫老妻了,還有什麼不能夠說的?」+ i/ n6 Y/ f' J+ x# n+ D
妻子猶豫了會兒,看看了我,很輕聲的說道:「今天晚上,單位的老總喝多了,因為簽下了一筆很大的合同。」& Z: r" ]6 q" o
9 ~4 U, D" V" c- Y* m
「說呀!」我催道。
$ q% Q8 K& w+ ~6 O/ D2 v  「開始,喝好以後,老總請對方去唱歌,你知道,這種場合我一般都是不去的,要不是文件是我準備的,今天我也不會去參加。」4 Y4 N7 R! j. l
妻子又看了我一眼,繼續說道:「可你不知道,一去到KTV以後,原來就只我一個女的,他們有五個男人。後來,老總讓他們去叫幾個小姐來陪陪,一共叫了四個小姐進來。客人看見小姐來了以後,開始倒還正規,但後來都不管我的存在,在摸小姐了。我不習慣這樣,便和老總打了個招呼,想先走,但老總不同意,說是讓他們在包廂堛情A我們去跳舞去。就這樣我又由不得自己,所以陪老總去跳舞了。我們老總你是知道的,今年只有四十歲,他跳舞跳得非常不錯,我卻這些年沒跳,都有些生疏了。」9 t, h, m; r' ^. X! Y: V" e
我聽到這,問了問:「在跳舞時,你們老總有沒有過份的動作?」7 j& e6 P3 \& H+ L3 ?. Y
「沒不正常的呀!跳舞肯定比平時接觸要緊密許多,況且在夏天大家穿的都不多。」妻子繼續說道。
  n1 ?/ G* v8 W「但、但是……」妻子又猶豫了。! r' L/ }- H7 q, i9 Q
「說嘛,我想知道晚上發生的所有細節,我不會生氣的。」9 }- H7 i, R9 N' B3 b2 ~; c
妻子好像是狠了狠心,說了下去:「他在跳慢舞時,摸我的背了,因為堶悸瑪O光好像全滅了,大家都貼得緊緊的,我可以常常感到他下面的東西有意無意的貼在我身上。」
& `8 t. z; ^' |0 ^+ T9 u$ f「就這些?」我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問道。. ]9 G! f$ H# D$ B; P% l  v1 o! O8 z  }
  我又問道:「他下面的東西貼在你身體的哪堣F?」4 X4 `, Q7 R. g* U7 ^0 M9 q
妻子輕輕把手捏了我的東西一下,說道:「就貼在你插入的地方。他還摸了我的其它地方,我想推都推不開。」
0 r2 Q) h- I! }' K% \「什麼地方?你一口氣說完嘛!」8 D1 s- g% o# @* ?# F
這時,我感覺自己下面又硬了起來,把妻子往後拖了拖,把早已又硬起來的東西插入妻子的身體堶悼h了。
7 p1 @8 x& M9 x" V8 M) B8 D「快講啊!」我有些不耐煩的說道。4 }7 [$ Z& @8 @1 e* Y
這時,妻子撲到我身上,在我的耳朵邊輕輕的說了起來。
6 X. ]) i8 ?0 \: @「跳慢舞的時候,本來我們仍然是保持距離的,可不小心被別人一碰,我和他就自然的貼在一起了。初時,他的兩只手只是摟抱著我的腰,可後來一只手開始撫摸我的後背,他撫摸我背後的那只手,在碰到我胸罩背後的帶子時,總是會摸好長的時間。開始我並不在意,因為在那種場合,大家都是這樣的。可後來,他的另外一只手也不老實了。」( L0 g( K; k4 v1 e: M
「怎麼不老實?」我插了句,這時我發現自己的陽物在妻子的堶惘釣Зw得發痛了,止不住用力的抽插了起來。) ~$ |( s7 w) |% P8 a6 C# B
  妻子在我的抽插中,又呻吟起來,但仍斷斷續續的說道:「他後面的那只手摟著我,用前面的手開始隔著衣服捏我的乳房,我告訴他不要這樣,他根本不理會,繼續進行他的動作,並且還親了我的臉。你知道跳慢舞的音樂是一首接著一首的,沒個完。後來,我隨著他移到最堶悸漕元卹堨h了,盡管堶惜]已經有許多人,但是一點點燈光都沒有了。」0 k* m9 ~- m7 i0 i8 g2 j
妻子頓了頓,又說下去:「移到堶悼H後,他開始用後面的手伸進了我的上衣堙A我都不知道他怎麼把我胸罩從後面解開了,然後用手在堶惆茼^的摸。並且……並且還從我的裙子上面摸下去,插入我的內褲撫摸我的臀部。後來被我硬拉出來以後,他又開始直接摸我的前胸。」
6 \6 B$ k5 ^* C( D「前胸都被他摸過了?」我心酸的問了句。
. H7 y) F' Q! V5 J# l" K  「嗯,他力氣太大了,我實在沒有辦法,我又不好和他翻臉。」0 a9 y+ C/ {$ v- \2 o' I
「那麼你下面他有沒有摸過?」我問道。* T3 Z' E' M+ f# ]9 H
他想摸的,但我說:「你再這樣我就走了。」+ C! c$ X9 Z) _
所以,他沒繼續下去。
1 _  z: m/ [2 v4 D% G後來只是一直在捏我的兩只乳房,弄得我都難受死了!
  E6 Q" y" z, q9 V「等慢舞結束時,我一看表,都已經十點半了,我說我要回去了。老總說,他送我回去,但先去把包廂堛漱p費結一下,其它費用因為跟這熟悉,打個招呼明天再結,於是,我就在他的汽車上等他。過了會,他安排好後就出來了。」1 W' N) H0 d+ I  I2 G/ ?! B+ z
「出來以後,你們就直接回來了嗎?」我酸溜溜的問道。, l4 K) S6 v% I. H  ]( o

# X3 Q/ A6 |) c7 p! Q2 ?  「本來是回來了,可是在車上你卻打電話過來,他就沿路邊的樹林堸惜F下來。你在電話婺雂S那麼多,開始,他只是看著我說話,可後來,他又開始摸我了。」
9 H, P; ]; i, q6 u( I「摸你哪兒了?」我急切的問道。$ @# e; F. S( n
「還能摸哪?他直接摸剛才沒摸到地方去了,可我正在和你通電話,又不能夠發出太大的聲音讓你聽見,另一只手還得對付他。等你掛上電話時,他的兩只手已把我的腿硬硬的分開了,並且……還伸進一個手指頭在堶情C」& y9 ^; l1 G& e
這時,我已經被妻子上面的描述刺激得萬分興奮了,更加著急的想知道下面發生的事情。
$ X+ V( F, `% v! y「後來怎麼樣了?」我問道。: {8 R1 h- t3 ^. t
「掛上電話以後,我用力把他的手拿出來,並告訴他,我想下車自己打車回去。可他說,他並沒有什麼惡意,由於一直喜歡我,也許是今天酒喝多了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。可沒想到,他卻邊說邊把我的手移到他那去。我嚇了一跳,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已把他自己的東西拿出來了,但由於我的手被他緊緊的捏著,根本拿不回來。他把我的手按在他上面時,對我說,他一定尊重我的,但希望我能夠用手幫他射出來,他說他難過。我當時想,我自己都已經被他摸過了,如果他放出來我就可以馬上回家了,所以……所以我當時也順著他的手去套弄他的那個了。也不知是怎麼回事,我套了半天他都沒放出來,後來我幹脆兩只手一起幫他弄。這時,他說下面可能給我弄破了,我正想叫他把燈打開讓我看一下時,他就全部射了出來,弄得我的衣服和他的衣服上都是那些東西。後來,他就送我回家了。下車時,他想親我,我沒同意。」
2 p5 T3 c# @# Q1 t" a/ T怪不得,剛才妻子進來時,我就發現她衣服前面有些濕濡的痕跡。
1 H4 m3 N& H& h6 Y這時,我自己好像並沒有一絲想要責怪妻子的意思,反而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刺激,一想到自己妻子的乳房與私處剛才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玩弄過,心奡N產生出莫名其妙的興奮。+ K) F4 x0 Q2 @4 [9 j3 |
在接著和妻子做愛時,我腦子堨部都是關於妻子描述時的那些片斷,盡管瞬間產生些酸楚的感覺,但是,刺激和興奮卻占了上風。4 w- d& [/ F& {) ?4 R
  在又做完一次以後,我不由得又問妻子:「你在套弄他的那個時,有什麼感覺?」  N8 s" G7 r3 T
妻子害羞的不肯說,但在我再三的追問下,終於還是斷斷續續的說了出來:「他的那個東西,因為黑,我看不見,摸上手的感覺一開始時覺得好大,但是由於他放不出來,我摸過了他的全部以後覺得好像又並不大,和他的人不相稱,那麼大的個子,那東西應該更大一些的。」
4 i1 q' w: C( W4 a妻子又繼續說道:「但他的東西的確比你的要大。」- X" D6 f7 c1 K+ i# g7 v
妻子說完時,摸了摸我的東西,又說道:「應該比你長一些,那個頭也好像比你的大,但總體沒你硬起來那麼粗。而且,他硬起的時候,我感到仍然是軟軟的,真不知道他在家是怎麼過夫妻生活的。」
0 b' O& H6 s, d4 D' C* t# l
/ q; p, L: n3 v 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時,看了看仍然沒醒的赤裸裸妻子,一想到昨天晚上妻子被別人摸過的那種感覺,心堛瑤T非常不好受,但一想到這些,自己的陽物馬上又硬了起來。
9 A! a6 h( n$ S7 Z9 x不自覺的,我重新又躺下,小心翼翼的分開妻子雙腿,很輕松的又插入了。
9 i! Z6 f, h, ~. q. [! F" A其實,我在做這些時,妻子已經醒了,只是沒睜開眼睛。
4 `2 ~: K% `2 P2 O8 \* l4 w  早上,大家起床以後,妻子問我:「以後他再騷擾我怎麼辦?」! g. O6 G3 e: ?* ^
當時,我好像腦子堣@片空白。5 n# a7 W' h! E5 ]4 o: ]! x' Q) A
我妻子現在一個月的收入有一萬多元,不可能因為這件事而放棄了工作。1 [: P5 B' r- x6 O9 r
更何況,妻子的這種不小心的外遇,盡管不是我所希望發生的,但是一旦發生了,我除了酸楚以外,倒確實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興奮。6 i" W$ @9 A1 ~
和妻子做愛,已經好多年沒這種刺激而不斷想要的感覺了。2 d  k+ z% [# w. T! D! K+ Q; Z8 [& r
我沒多說,只是讓她盡可能的去回避單獨和他在一起。
  m/ D) b0 O9 ?: E  又過了幾天,在這幾天堙A我幾乎是天天在和妻子做愛,而且妻子的情欲一下子也變得旺盛起來,我們都發現了因此而帶來的變化。# D7 |7 Y6 `4 g3 L/ k6 `
在一次激情後的探討中,妻子問我,如果她真的和其它男人有了更為直接的關系,我會不會離婚?- z  D6 i% v# j  P" J$ n9 O
「當然不會。」我馬上告訴妻子,但是我希望以後她真的發生了這些事情,不要有太多情感的投入,因為孩子都已經這麼大了。
* h% v6 i( A2 I: r! m! s; R/ R  z1 W其實這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,只是有時想起來,心媮`是會有些不舒服而已。
7 ~& U  z# u& O- @4 h, N更何況自己在外面也有情人,可自從發生了這事以後,自己對情人倒沒了感覺,註意力重新又集中到自己的妻子身上。
& A1 R9 E( k0 \. G# {於是,我便問妻子,是不是單位堛漲捘`又騷擾她了?. l! M' X/ C4 p7 s7 Q) }
妻子笑著說:「沒有啊!」# \; A  e  l3 d7 _
而且現在老總總是在躲她,她自己通過這事好像看透了平時了不起的老總了,對他真的沒感覺。
7 \: u$ j. p, l  就這樣,又平淡的過去了大半年,但這大半年中,妻子的性欲得到了徹底的改變。) |2 r! r3 a. r
我們在做愛時,也常常談起曾經發生在妻子身上的事。
; B+ D2 n9 F' `6 u" @* c
7 Y+ S9 a% c5 x$ L) D  我們原來在大學埵章麉嶁茼足高漱狻d的朋友,和我們家庭一直非常要好,而且那男同學在我結婚以後告訴我,他曾經暗戀過我現在的妻子。
  a6 h, Y" g/ Q: a- U$ j+ {他個子長得比我高5公分,有180公分,而且身體看上去非常強壯,畢業那麼多年了,我們都已經有了發福的感覺,而他根本沒有,身體上仍然是一塊塊肌肉,每回一塊去遊泳時,我好幾次都看到妻子羨慕地註視他身上的肌肉。( @2 N/ ]. i( I+ M
而他妻子原來是我們隔壁班的,是樂隊的隊長,個子和我妻子差不多,應該比我妻子再高 一些,只是看起來比我妻子要豐滿,而且,我覺得比我妻子更有女人味。2 m( {) s0 J1 K9 q# x
平時,我們兩家常常帶著孩子去旅遊,有時,其它的同學也會參加進來。- x+ H/ a2 U9 j/ ?' d4 T
  記得是那年的國慶節,我們約好兩家開車去黃山玩幾天。
. p8 i0 X5 N9 T# d% ]& j6 s由於孩子被妻子的媽媽帶回廣東老家去了,所以,同學想到他們的孩子沒伴,也就沒帶去。
3 S( x( A& `' o% s  i$ m+ s去的路上,大家開玩笑說,他妻子坐前面,他開車老是想睡覺,還是讓我妻子坐在他身邊好。
  h2 @' }6 ?9 }- ?. J3 A0 H由於都是老朋友,大家笑嘻嘻的就這樣上了路。
4 ?" d. p( q- D  o. `我們開的是我公司堛漣O克商務車,堶惚D常寬敞,跑長途是非常舒服的。
  P& Y" x1 X, U9 X6 I, q% t7 F) N6 ^# X
  就這樣,我妻子坐在他的身邊,他的妻子則和我一起坐在後面。開始大家在車上有說有笑的,漸漸的,他妻子說想睡覺了。這時我還開玩笑的說:「是不是昨天晚上把旅途中的計劃提前完成了?」我妻子還說我老是這樣沒正經的。由於他妻子睡著以後,老是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,每當這時,我還忘不了開玩笑向同學聲明,是他妻子主動靠上來的,同學總是嬉皮笑臉的響應我,在後面要照顧好他的妻子,不許欺負她。因為大家平時都是這樣說來說去的,也沒覺什麼。1 @, B+ e# D$ e$ B2 R. c
  漸漸的到了晚上,外面的天已經黑了下來,我妻子仍然在和他有說有笑的,而我卻有些想睡了。
6 l- ?& v1 R$ a& `% W. E* \等我小睡了一會再醒來時,聽到妻子在對他說:「這兩個人都睡著了,看上去倒是他們才像一對夫妻呀!」( Y, i# e) X! a; Y9 d7 w' h! ?
我瞇著眼看了會,我同學仍然在聚精會神地開著車,說了句:「晚上到我們想睡時,他們可清醒了。」
" S! [2 r# R) r( B. H$ h6 W忽然,我感到同學的妻子有些發冷的感覺,於是我說:「把空調打開,你老婆這樣睡會冷病的。」
) W2 P  q- m0 u! q可沒想到同學卻說:「原來你沒睡著啊,10月份開空調,你以為我們都是神經病啊!」
. a0 O; a9 R1 s, j說著,把他的外套從前面扔了過來。
' q% \3 }2 _* E9 u9 A+ l  於是,我小心翼翼的把外套披在同學妻子的身上。
; H- o+ j/ e5 d4 m但沒多會,我便發現同學妻子的一只手放在我的那個上面,搞得我坐在後面好不自然,於是,我就用手輕輕的墊在他妻子手下,保護我的東西。
0 ]6 G' G4 Z+ j; P: G  w+ f& w- M握著同學妻子冰涼的手,心中竟突然產生了些非份之想,很快,自己的身體又產生了感覺,硬硬的。
; u5 K" L! `' l) M我到現在仍然說不清楚,有好幾次同學的妻子靠在我身上時,是不是故意捏我的手,反正自己有這樣的感覺。, ~5 t; q$ x! m) [, d
  好不容易到了黃山市,我們在飯店附近找了家店子吃飯,一路坐車的確大家都辛苦了,喝著酒吃著菜,確實是一種最好的放松。$ j0 \, b& R, c. M# C  J) Y
由於大家都非常熟悉,所以晚上吃飯時都喝了不少酒。; ?! X, A+ y4 L5 _4 ~4 U
吃完飯以後,大家就回自己的房間媟Ёぁ薿均A這時已經是晚上快十點了。
2 a6 U! h5 n" l  在自己的房間堙A妻子洗完澡後穿著家堭a去的睡衣對我說:「今天你們倆在後面沒幹壞事?」
' g0 {, z" q5 ^2 f$ F我說:「沒有啊!」妻  r) W( ?, `" I* e8 a
子笑嘻嘻的說:「你的這個同學,開車的時候,有好幾次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。我以為他是無意的,可是後來我覺得他是故意這樣的。你們男人真沒個好東西!」
+ i8 a, z5 C. K7 q' M: y我聽了以後一驚:「真的?」
: d. d) U* q- |' z/ J" a4 ?妻子說:「真的呀!」1 k" L/ H2 X) v) |9 D
由於我已經有了上一回的經驗,心堛漫茖能力好多了。
8 p. z; ~) Y* E) R$ g& I- h& {" O  妻子又接著說:「他只是放在上面,沒有什麼動作的。」
' g% b% [. y) i+ M, {! C我隨口反問道:「難道你還希望他進一步?」
3 M  r3 d3 J  V$ J2 R妻子笑著打了我一下。
: c! r9 V. A/ D5 x5 A這時,我聽到房間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4 x; R& U# B8 e8 A一接,是隔壁的同學打來的,說是如果我們不想睡的話,反正剛才的白酒也沒喝完,自己又帶了不少東西,一起再聊多會。
  v1 q3 q( W% s. ^% G+ d. K% h5 t  L我征求了下妻子的意見,妻子說:「行啊。」
  W  W' g+ I/ H妻子問我要不要換衣服,她胸罩都沒穿。. s5 {/ g0 G6 g6 J$ q4 r
我說:「隨便!」' ~% u7 Q* ^+ S" H! @! @
於是,我們馬上就去了他們的房間。; C7 z, k" z' c
  也許,他們沒想到我們那麼快就過去了,招呼都沒打。. {' S& C) i$ s0 a
我同學打開門時身上只穿了條三角內褲,一看見我妻子,馬上說:「等一下!」" N( r4 p0 u/ {
我笑嘻嘻的說:「都是熟人了,一塊遊泳都遊過,這有什麼的。」
$ _4 L+ r" _2 w! z, g. H6 S0 y但我不知道他妻子這時還在浴室堿~澡,進去說話時,很自然的把手搭在衛生間的門上。5 a" ?* F3 y% A: K
  結果,門打開了,而他妻子光著身子正在準備穿衣服。
  n& R/ l3 G3 A8 a" |2 d一螃Y看見我眼睛,頓時大家都顯得很尷尬。
* I' m" w$ i. \( ^6 R這時,我妻子走到我面前擋住了我的視線,說道:「還看,看你個頭啊!」
9 A: ~# P* _  g9 d$ {& x* `就這樣,我非常狼狽的走了進去。: f% X) G( U" a3 l8 u+ H
同學由於在堶情A並不知道我們在外頭到底發生了些什麼,他只是穿了條沙灘褲,仍然光著背。1 g8 u( x  w9 R8 o) G
我沒有解釋什麼,於是就幫助同學把酒和其它東西準備好,一會兒,他妻子和我妻子紅著個臉就出來了,但都仍然穿著睡服。  m! u7 x+ [+ F3 }  j! T# c
由於房間沒凳子,同學就把一塊準備上山休息用的塑料布拿出來,我們都坐在塑料布上,圍攏著開始喝了起來。: o/ Y" p5 M, w+ A) c" l6 I" _) y
兩位妻子剛才已經喝了不少,在開始時說不喝,但是我在和同學劃拳時,她們又都擔心自己的丈夫喝多了,所以最後大家都喝了起來。

TOP

由於大家都是席地而坐,作為男人倒沒什麼,而女人穿著睡服,經常的在曝光。7 R# m9 w& g4 @" Z: Y
在開始,她們兩個女人還在意自己的衣服,不時的拉拉,可到了後來,大家之間的氣氛又重新活躍起來時,也就不再講究了,同學妻子的內褲常常暴露在我眼前,而睡衣堜M我妻子一樣,沒戴胸罩。7 g1 n' h0 t8 Z: p, ], w( v
當然,我妻子又在不斷的曝光,我好幾次看到同學的眼睛透過我妻子衣服的空隙在窺看她的乳房。7 o, }6 @, E3 K& F' Z
我想,看就看嘛,女人不就是這麼點玩意。, {' K1 O, E& A3 q
況且,你老婆剛才已經讓我徹底瀏覽過了,只是由於霧氣太大,沒仔細看清楚。
, h% z  q% B  _; U" U0 S. h  地下坐的時間長了,有點累,同學的妻子說,想讓同學幫她捏捏背。
4 S) F# I. }' c/ k9 Z$ y+ Z+ M這時我妻子說了句:「捏背我老公最在行了,你讓他幫你就得了。」, w- h3 m: I, n. t% q
同學笑著說:「可以啊!」
  I& x5 h: {, i9 g於是,我也不客氣地移了過去,當著同學的面給他妻子捏起了背來。+ i# ~  q' y- M6 h/ X
這時,我同學好像是覺得吃虧了,說要我妻子也幫他捏捏背,開了一天的汽車,也挺酸的。
: ^$ ?3 e. ~. A  同學的妻子笑著對她老公說:「你可要付小費的哦!」8 E0 j4 I4 r# f" x/ x4 C* F( Q
我妻子大方的對同學說:「去,躺在床上,我好好的給你捏。」. P# }! A3 i2 E0 p% l
應該說,到這時大家都還是沒有其它什麼別的念頭,因為一切都非常自然,而且也覺得蠻刺激的。
" ~( Y( f& F5 g- w* k4 [於是,我同學和他妻子就分別躺到兩張床上去了。% h6 W5 ]) y* r. g* N; f
  我保證,這時在給同學妻子捏背的時候,是非常認真的。5 k8 ~1 i7 f  |7 g7 C
大家就這樣邊說話邊捏了會兒,過了一會,同學說:「讓我翻個身,你把我胳膊也捏一下。」
  ?  f  b4 r) i! E' a就在我妻子給他按摩胳臂的時候,同學居然說了句引起質變的話。
4 W4 L9 X! X& ]1 O7 B' m; g; C同學說:「我看到你老婆的乳房了,挺漂亮的。」
; O9 [! E5 i6 g4 _' I  J我妻子沒等他說完就打了他一下。( e7 ?$ C6 k4 a
由於妻子在用力按摩的過程中,衣服都松了,所以同學輕而易舉就看到了我妻子的整個乳房,妻子也隨即緊了緊自己的衣服。
( h/ N: r4 N' {0 Z8 |. R) C  我笑笑的回了句:「你可不要過份哦!你老婆也在我手堙C」
9 e6 W9 ?% b& v0 W- R6 ?4 P; O這時,同學的妻子說:「你捏了那麼長時間,也累了,幹脆我也給你按摩一下。」
3 S, t& r/ l3 \他妻子的話,正是我求之不得的。
- O& M7 l$ h0 v0 V可同學卻說了句酸溜溜的話:「你不可以看我老婆的東西哦!」
- x; h6 J8 d/ R( K! H9 F我躺下去以後,同學的妻子便很認真的替我按摩起來,而且我剛才在給她捏背時,睡衣帶子都解松了,她卻根本也沒想重新系緊一下。
8 j6 F" v! [  }  由於他妻子是背著同學給我按摩胳臂的,同學看不清他妻子的前面,我就這樣躺著,盡管嘴巴仍然不著邊際的說著話,可眼睛卻早已盯著他妻子的胸脯了。
* Z: ?5 R' Y0 |3 P! J5 P1 U她的睡服前面松松垮垮的,兩只乳房隨著她的動作時隱時現,誘惑極了。
$ F- J7 j$ |6 O1 C- d1 v9 e其實她也早知道自己的乳房已經暴露在我的眼前,只是裝作沒在意罷了,好像是在報復他老公似的。. b  q# N# R! g# T
  我不知道同學這時有什麼反應,但他妻子一定看見我的陽物在下面已經頂了起來。
( E% B& N- ]( s就在他妻子想換只手時,我悄悄的捏住了她一只乳房,可嘴巴上仍然說:「我吃虧了,你老婆的東西我怎麼也看不見!」. P& ]7 k; N  e0 f+ H3 K* K
這時同學還開心的笑了起來,只不過,我感到被他妻子狠狠的扭了一下。
/ t6 X% T& _9 v* s' G; N「哎喲!」我聽到老婆叫了聲,想螃Y看看怎麼回事,但馬上被同學的妻子制止住了。1 w  d( ^' C& L$ n* g
  我問:「老婆,你怎麼了?」
0 i1 \3 Y( R9 h' E6 P老婆沒回答,而倒是同學在嘻笑我:「我不小心碰到你老婆的奶子了。」
/ Y5 R) {0 f/ |% C( O6 N這時,我看到他老婆非常的不高興,對我說:「不管他們了,走,我們到隔壁房間去。」2 l! `1 J: G. W5 C2 N3 ]
說完,把我拉起來,很快的整理了下衣服,就拖著我出門了。
; b8 |# j4 b5 |# }/ V  n我老婆喊她了一聲,他妻子也不理。8 i! y+ X# x6 O6 Q
只聽同學說:「別理她!」
; {% @1 _4 E$ G; n; t( S, I/ }- Z就這樣,我和他妻子去了我的房間。6 p0 T& g% L, I
  其實,這時我已經非常激動了,一進去,我就把門關上,很自然的摟著他妻子的腰,開始時,他妻子好像沒什麼反應,我從後面把手伸進她的衣服堮熊萓o的乳房,就這樣站在床前,燈也沒開,我又漸漸的把手通過她的睡衣往下伸了進去。
! g; ~: ?) L1 k' ?手在穿過她內褲時,她好像有些緊張,但是隨即又放松身體,舍棄了一切抵抗。% ]9 ~2 Q& X" g: _5 ]
就這樣,我摟著她,輕輕從她一只腳上脫下她的內褲,但是,我想通過另外一只腳將內褲褪掉時,她卻沒同意。
4 D! {# Z; C( e# p3 W+ D/ |0 R3 Q5 F5 m等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時,嘴已經在輕吻她的乳房了,她除了發出一些呻吟聲外,一切由我。! J' T$ q7 b7 V; P/ p) Y
等我把她兩條腿打開時,她非常自然的配合著我,隨即,我便插了進去。
. q$ V7 a2 `2 c  感覺,好像比我老婆的要松許多,但是,高度興奮的情緒,使我並沒在意這些細節。( v0 Z  \9 [1 |( L" E, A  y9 Z4 A
好像,她來得比我要快,一會兒,她的手就緊緊的抓住我的肩膀,說:「我要!快!」9 j' j5 L1 P  ~
我在她身上繼續抽插了會,輕輕的問她:「可以放進去嗎?」
9 t" ]9 X, D5 y! z+ x她沒說話,只是用力的點了點頭。9 j1 ~5 i' l/ J- J+ c7 j
從她進來,到我在她身體內射出,其實整個過程沒超過十分鐘。
  E; y8 Z3 u: a) `0 B6 x1 l; t我射完以後,她就推開我,到衛生間去搞衛生了。$ ]4 p. B4 F, s) G; T
一會兒,連招呼也沒打,就回了去她自己的房間。
6 _% I% \- |$ n& [1 j+ l1 g7 u- j" _  馬上,我妻子就回來了。+ W0 O* H- A- l$ G, {9 a
一進門,就問我:「怎麼了?」
7 G5 l. q; R. Z3 X. b/ ?9 J: L我說:「我怎麼知道?」
9 @5 z$ x) a8 m- l5 X妻子馬上把手伸進我的褲子堙A一摸:「你和她做了?」
2 N/ g1 t( E. u6 Y  w9 u1 D  v" P我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回答她。
) f* E4 O5 D8 u  ?6 ?8 r正猶豫著,妻子說了句:「以後大家都不可以再這樣了,這次我們算扯平了。」
: T7 C/ ]( ]2 t9 J; N5 L: s我正為妻子的話感到奇怪時,門又響了,打開門一看,是同學。) \* ?4 p( `. {6 L) i
他問道:「剛才怎麼了?」7 e4 w/ W& e" }2 f6 e" _- V
妻子馬上回答:「沒怎麼呀!」8 i. W0 O- ]( R. B. i. i- E
同時又瞪了我一眼。
' U" w2 w' \) F% p/ N1 \「沒什麼啊!」我隨口說了句。
, \8 n5 f" ~! A. C' F「哦!沒怎麼就好,沒怎麼就好。你們休息吧!」就這樣,同學就走了。
! `8 D' ^% u- ~0 a, c  v4 w, v% e  後來,他們那個房間很安靜,我和老婆兩個人倒是沒完沒了。/ P4 A  G! B; B: E3 `  C
同學走了以後,老婆躺在我身邊問我:「真有你的,怎麼快就把別人的老婆給槍斃了!」% T! b% }: \& m
我說:「難道你們沒做?」
" |- h. Z! W  k9 Y5 N) F' R$ a妻子把我的手放在她下面,說道:「我和他做了,現在下面會那麼幹?」2 ~5 l9 o* x4 ]* G9 g& I* {$ K, a
「那麼你們在幹什麼啊?」我奇怪的問道。3 i" V# h# }: o6 g7 T. g7 C$ [
「她一拉你出去,他馬上就緊張起來了,不斷的問我,你們倆出去幹什麼?」; f/ I- \  x( ~  h8 V
  我說:「沒事的啦,可能今天玩笑開得有些過份了。」! C8 {- ^; [% j5 D8 I& y6 m7 W
這樣他就放松了一些,想繼續摸我,我也沒心情了,沒去理他,只管自己整理好衣服,想想你們現在到底在幹什麼?7 K$ i! E/ ~: n) L' m& c
後來,她就回來了,一個人去衛生間把門倒鎖上。
9 p$ j: i- P# i+ ^) y1 J0 C我一看這樣,也放心不下你,所以就趕緊過來了。
0 g* j! l. o8 }# |$ r( u3 o3 S這時,盡管都是同學,我心中竟然會產生一種喜悅之情。
, n) L. j: F, [+ q2 d% `! |我問老婆:「我們在一個房間的時候,你都和他到底在幹了些什麼?聽你們倆在嘻嘻哈哈的,我心堜リㄤ峈A。」8 Y; d. s& x! o0 `& T
「你還怪不舒服?把別人的老婆都搞了,還不舒服?」老婆酸溜溜的說著。
# I. |% X% x% j" t# I「我以為你們也在搞。」但這句話我沒敢說。! K: {9 {) ]2 _  t: o
  老婆又問我:「你真的是插進去了?」) O* w5 T" C) O+ y6 r, k! T2 i7 v
我說:「是的。」9 s. {7 |; y$ f9 {
「那有沒有放在她堶情H」
% C3 h! @. ]" _. F7 J2 J- Z我說:「當然了。」
- j( c; ?5 C/ O% y) f1 X! a  K3 j2 D「你呀!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!不過都怪我開始玩笑開得太過份,以後我不允許你再碰她了。」' d5 E, O: J' }+ X2 w/ e
我說:「好的!並且一定!」
& Y9 ~* O+ K( G" \& V這時,我玩了同學的老婆,而同學卻沒插入我的老婆,其實心堸ㄓF有些占便宜之感外,還倒真有些為老朋友感到委屈。# d# W) G3 F7 U1 d+ N7 i; z- n
  後來,我和妻子又做了一回,做的時候,妻子問了我好多和她做的感覺。
/ S8 _1 d4 F/ v% R4 i& x3 \完事後妻子責怪我:「和她做過以後,洗都不洗又插入到人家這堥荂C」+ `$ E( B0 [" X4 K; K) O$ A
我問妻子:「你剛才在給他按摩時,是不是老老實實的?」
4 C& H& o/ h8 H! ~" {- K7 d妻子說:「我開始本來是老實的,但後來他毛手毛腳的捏我這、摸我那,我看他東西硬起來了,一激就背著你們把手伸進他褲子堨h了。平時我看他挺健壯的,但是那東西也不怎麼地,沒我想象中那麼大,硬倒是挺硬的。我套了一會,你們還沒走,他就在褲子堮g出來了。」$ m) u6 e3 l, D, I/ N# J
妻子後來又說了句:「沒出息!」$ u1 B9 C* l' ?  G4 F
  第二天,大家再見面時,我妻子見到同學還挺大方的,倒是同學顯得有些害羞。
# u. s% @. c' ]/ B同學的妻子見到我,裝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,但我可以看見她的臉上總是有些紅暈。. w4 M9 o$ M; g* S& _/ W# W
中間有個偶然我和她相處的機會,她問我:「你老婆知道嗎?」2 g% k, i8 |, }
我當然很快的說道:「不知道。」
; S: C6 B3 I( ]' `, ?( s她告訴我:「我老公也不知道,以為就在你們房間塈中F會。」; w+ D( T) D" m7 p. Y8 Y4 A: Q
我問她:「難道你們晚上沒做嗎?」( _2 W, R) t+ d0 v6 {( b( Y$ \& _
「能再和他做嗎?一做他不就全知道了?但是,你老婆把我老公的東西弄出來了,你老婆和你說了嗎?」
* W8 X+ c. H/ O, m! F$ F7 d" L; m+ b我說:「沒有。」/ d3 e! z! ~& X" ~
她笑嘻嘻的罵我:「你這個烏龜!」
0 l7 J/ j' c' X# _8 I9 q. K  再後來,大家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自然,我相信我妻子再也沒有和其它男人發生過這些曖昧的事情。
7 M: p! e2 O6 m5 O. X' G倒是,我和同學的妻子經過這事以後,仍偷偷摸摸的接觸了好幾回。
; P- s3 f3 X7 A/ c) N- x  \& w  z我妻子後來也知道,只是告誡我,不要再這樣下去了,但是每回和她有過接觸後,回家必須老實坦白。

TOP

發新話題